關於部落格
  • 23477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為生活陶注入藝術新活水


  決定後也獲得基金會的大力支持,開始挑選面盆,可惜和成現有製品的規格形狀等,均不太合我第一幅實驗創作的要求。就在猶豫不決的當下,總算在和平東路三段屹立二十多年的「現代廚具衛浴」展示間,覓得一個歐洲進口的薄形笠狀面盆,寬大的口面用來繪畫寫詩可真是絕配,只是價格不菲。

  喜愛品飲普洱茶、家中也收藏了不少老茶的現代衛浴主人黃水盛、黃月芬伉儷,聽說我要以詩畫入器,當下立即毫不考慮要提供贊助,為生活陶瓷藝術化的推動盡一份心力,讓我感動萬分。

 

  但是瓷器可不比畫紙或畫布,尤其是有著大弧度且光滑無比的白色亮釉面盆上,一般常用的水性「釉上」彩繪顏料恐怕也很難附著,因此與冠錄商量後,決定大膽使用我從未用過的油性釉料。

 

  問題又來了,油性釉上彩不同於油畫使用的亞麻仁油,調料用的是樟腦油,不僅從頭到尾把我燻得頭昏眼花,流動性也大幅超過亞麻仁油或油漆用的松香水,甫塗上的顏色稍不留意就流下來模糊整個畫面,讓我必須非常有耐心地「屢敗屢畫」,就這樣折騰了老大半天,終於完成紅龍魚的主題,唯一的好處是一整個下午都沒有蚊子大軍敢來侵犯。

 

  寫詩與落款則是最困難的階段,由於面盆凹陷的弧度太大,手肘根本無法深入舉筆題字,一試再試的結果,所有的字都改用「畫」的,原本準備的七行詩,臨時縮減為兩行,費了四小時才將詩句「畫」好。

 

  不過第一次燒窯的成果卻令我頗為沮喪,為了趕緊看到成果,和成特別用「專窯」、也就是偌大一個窯只放我的作品,並使用820度的低溫燒造。開窯後才發現「欲速則不達」,窯中只有一件作品,受熱過於集中,且溫度也還是偏高,燒出來的面盆,紅龍變成了黃龍,紅色幾乎都「蒸發」了。

 

  不得已再用紅色釉料補強,並將詩句增加到四句,溫度降至800度再燒一次,也不敢再催促燒窯人員,兩星期後通知我前往開窯,結果總算滿意了。現代衛浴也立即為我裝上完整的檯面與水龍頭等,果然讓整個洗手間的氛圍變得不一樣。

  
事後聽冠錄說,張學文教授也用青花畫了幾個馬桶,讓我忍俊不禁,特別借來照片給您一併分享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