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23477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禪語如金

    後來在我大學聯考二度落榜時,亦師亦友的前輩詩人管管又以善慧大士的一首詩

 

  空手把鋤頭

   步行騎水牛

   人在橋上過

   橋流水不流相贈,要我放空心情。

 

    儘管似懂非懂,當時都曾深深震撼了年少的我。近年常聽許多茶人將「禪茶」竟日掛在嘴邊,周邊不少藝術家友人也經常以創作禪境為喜;因此賴君話鋒一轉,從唐代永嘉禪師〈奢摩他頌第四〉的「恰恰用心時,恰恰無心用;無心恰恰用,常用恰恰無」開場,演繹至趙州茶的「喫茶去」公案棒喝,彷彿要用禪宗看似答非所問,卻妙悟真趣的機鋒雋語,要我跳脫「曾到」與「不曾到」的塵緣糾葛。愚鈍如我想到的卻是電影〈捍衛戰士〉的片尾:男主角湯姆克魯斯在致勝返航後,將始終造成心魔罣礙的亡友飾物丟棄,主題曲昂揚響起。

 

    結束禪機滌煩的對話,茶几上一壺東方美人正悠悠釋出七分著蜒的丰姿。客家先民疼惜浮塵子叮咬後的殘芽萎葉,意外成就茶葉醉人的蜜香,不正是「無心恰恰用」的般若智慧嗎?我一躍而起,用壓克力顏料在金色繪板上化作蜂鳥,將心中沈積已久的公案盡情宣洩,並寫詩如下:

 

  在東方

  美人飽滿的

  壺中

  以禪為境

  汲取蜜香

 

發表於2011126《人間福報》副刊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