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23477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多元材質結合的台灣茶器1.


  李幸龍在創作上,不斷突破材質的藩籬,以簡潔、古樸的造型為基礎,巧妙融合中國的古味紋飾的質感與漆的層次感,並妝點
編紋、雲紋、如意雲尖等雕刻圖騰。可說以化妝土的粗獷對比漆的細膩,以大塊面的穩重輝映局部的柔美曲線,盡情揮灑遊藝各種意境,交織出全新的漆陶壺藝作品。

 

  當然,要讓天然生漆與陶器結合絕非易事,除了高難度的技巧,還要長時間承受耐心與毅力的考驗,繁瑣的過程包括變塗、貼付(螺鈿、堆漆釦)或鑲嵌(堆疊貝殼)、研磨、推光等。李幸龍說目前生漆原料大多來自日本或福州等地,而釉藥與漆器表現不一樣,要套上數層漆,每一層還要到陰房陰乾一天,因為天然生漆無法以高溫烘烤,只能在自然的環境乾燥,尤其生漆沒有純白色,經常還需用到蛋殼。用水砂紙36010002000號不斷研磨;靜岡碳達到3000推光處理,直至磨成鏡面為止,對比陶的筆觸,而上漆後就不再入窯燒製。

 

  再如近年聲名大噪的壺藝家章格銘,則最喜利用金屬、木材等原材加入陶壺的創作,無論釉燒或柴燒,無論手拉胚或翻胚量產的作品,不僅增加作品的趣味性,也豐富了更多的幾何與機械性元素。

 

  話說台灣北海岸石門鐵觀音的故鄉草里,原本有座乾華國小草裡分校,廢校後透過新北市文化局「廢校閒置再利用」計畫,章格銘就大膽將其租下作為「阿里荖藝術空間」。保留了操場與升旗台,入口廣場上有他用漂流木打造的迷宮,還有一些移植過來作為木作用途的龍柏。打通的一樓教室成了與藝文空間相結合的特色咖啡屋,沿著山坡闢建的地下一樓則做為他的陶藝工作室。就這樣依山面海,日日夜夜守候著石門茶鄉的入口,以及南中國海的潮起潮落。

 

  「迷工造物」則是章格銘的工作室名稱與品牌,無論精神上或風格都接近包浩斯(The Bauhaus)的理念,「在幾何、機械性與無裝飾的框架下,丟一點有機的線條進去」。而且除了茶器,也生產造型與結構都極為特殊的木工家具。

 

  章格銘不僅採用多元材質的結合來創作,也喜歡藉由拼貼、物體、現成物、繪畫、複製、文字、符號、影像、觀念等複合手法,成就作品的「隱喻因子」,讓觀者產生驚豔的視覺效果。不過章格銘也表示,多媒材的製作難度比起單一材質,除了外在體與自的製作工法需要整合大的難度卻是「如放在一起」,在造色澤、物性及合方式的掌握上,章格銘已經累積了當的經驗與敏感度。因此創作的茶器無論手拉胚或注漿,都有一定程度的細膩與和諧。

 

  例如陶的壺身搭配軟木或龍柏或胡桃木的壺鈕與握把,杯身或木把手內緣的以金屬處理;天青或粉青釉色的陶壺在開片紋路中,不時可見點點鐵斑,營造不同層次的美感,即便他一再強調創作壺必須「機能凌駕於美感

 

  此外,章格銘也常以強烈現代感的幾何圖形將三種媒材巧妙配置為茶盤,讓幽雅的茶文化擁抱機械文明。尤其單體的方形茶盤,更融入濃濃的日式風味,以江戶庭園常見的潔淨細沙為底,加上放置茶則的黑石,為整體「枯山活水」的茶道意象畫下完美驚嘆號,而前衛的時尚風格更足以令人玩味再三。

 

  其實早期吳遠中就曾以白金、黃金、銅等金屬材質,作為茶壺的把手或壺鈕,紫足與天青的壺身也有金箔妝點增添貴氣,彷彿展翼衝上天際的把手頗有敦煌飛天的架勢,飽滿的造型也有流暢的現代感,可惜在實用上不甚順手,因此並未造成流行或仿效。

 

  再如1940年代鄉間僅存的土埆厝,儘管多已成廢墟,卻是台灣早年農業社會風貌的縮影,岩礦壺名家吳麗嬌特別擷取其中土料,靜置一段時間後再篩釋、去除雜質,並融入岩礦中創作,燒製的茶壺保留了鄉土的記憶和情感,格外令人珍惜。


◎文長,僅摘錄部分,詳全文請參閱中國《海峽茶道》雜誌20127月號(第77期)

或參閱吳德亮2012年度最新鉅作《台灣茶器》,聯合報系聯經出版,同步推出繁體、簡體兩種版本,全書採18開、軟精裝、120雪銅全彩精印、厚260頁。從茶壺、茶海、蓋杯、茶碗、壺承、茶船、茶倉、茶餾,到茶杯、杯托、茶則、茶匙、茶荷、茶寵,以及炫燦奪目的現代天目等。包括陶瓷、金屬、石雕、玻璃等茶器以及各種成形方式,一次為你完整收入、評析、解說,是你深入瞭解台灣當代茶器、品茗、收藏、鑑賞以及泡好茶的最經典鉅作。聯經網站:http://www.linkingbooks.com.tw/LNB/book/Book.aspx?ID=16904613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